1

News

地址:

电话:

凯发娱乐网址
当前位置: > 凯发娱乐网址 >

哟呵,六盘山的公豹竟然都是胖子!

日期:2021-11-15     浏览: 次   编辑:admin

html模版哟呵,六盘山的公豹竟然都是胖子!

在数豹方面,天醍是不可多得的高手。

历经日复一日的个体识别工作,她几乎能一眼认出六盘山的每一只豹。

她也是蹲猫时间最长的人,在青海蹲守11天进行荒漠猫行为观察,回来后还给办公室搞了一次吸猫大会,让我们也云吸了一波荒漠猫。

天醍和她的姐妹花狼羽,在成都“豹爱你”线下活动中,给大家来了一波十分“凡尔赛”的分享,着实能让人酸一把。

但是酸也不能只有我们自己酸,所以今天的推送就来自她们的分享,要酸一起酸呗。

天醍分享现场

【天醍】

大家好,我是猫盟科研组永远的实习生李天醍。

为什么说是永远的实习生呢,因为我目前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野生动物学硕士在读,受疫情的持续影响,我今年还是没能回去,依旧是上不了学,毕不了业。

但幸运的是我有机会跟着大牛老师深入走进了我一直特别向往的大西北。

今年我的主要两个工作地点是宁夏六盘山和青海祁连山。我主要的研究对象是六盘山自然保护区的华北豹和门源回族自治县的荒漠猫。

六盘山和祁连山

六盘山&华北豹

说起六盘山,想必大家对胖豹子都非常熟悉。经过第一轮个体识别,它已经有了自己编号:M3。

明星胖公豹M3

在座的各位可能没有去过六盘山,这是谷歌地图上的六盘山,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南北走向的山脉,分为东西两侧,由若干个林场组成。

谷歌地图上的六盘山

保护区、复旦和我们根据历史上豹的记录和一些目击事件,在东西两侧共设置了54个监测网格,并布设了红外相机。

我们用最大凸多边形模型为在三个以上地点拍到的豹个体绘制了家域,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胖公豹M3的家域最大,它无疑是六盘山最具有竞争力的公豹,其次是M2。

六盘山部分个体的家域分布图

虽然M3特别有竞争力,但是从我们获得的影像数据来看,它一直是单身狗,从来没见它追求过任何一只母豹。

但是M2却没闲着,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个关于M2的八卦,去年我们拍到它尾随F2,今年我们又发现与M2领地重合的F3带着两只幼崽,所以我们猜测F3两个幼崽的爸爸就是M2。

由于其他豹子仅在小于三个点拍到,因此没有办法绘制家域,但是这里我给大家画出了它们出现过的位点,它们的分布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

在这里我也要感谢子驭,我们的技术大佬和分析大佬,帮助我做了数据分析,估计了六盘山种群大小和它们的密度。

部分豹出现过的位点

和以往的豹监测不同,这次我们采用了对拍的方式。对拍是什么概念呢?

就是选择两棵间距3-8米的树(晚上有闪光灯,这个距离相机不会互相干预),树距离兽径1-4米,相机距离地面0.5-0.8米,安装两台对着兽径的相机。

对拍相机安装示意图

这是去年11月安装相机的时候,图中是我、一晴和东东

安装对拍相机可以让我们个别识别数据变得更加精确。因为经常有的豹只有左侧,有的豹只有右侧,只能期待着它的一个转身来获得双侧图像。

现在有对拍,基本上每一个豹个体都可以补充双侧的影像。

为了安装相机我过了无数条河。猫盟人基本上都是很能爬山的,但是我不太能过河。

年会时候大家调侃我,我过河就像这只狗獾犹犹豫豫,踌躇不前,想跳又不敢跳,最终跳了但还是会湿了脚。

狗獾过河

所以每次在野外大猫老师总是会很着急:“天醍!跳啊天醍!!!”。

我在前面过河,东东会在后面跟着我,以防有什么不测发生。

大猫:天醍!!跳啊!!

为了安装相机我和大锤翻了五个山头,六盘山相比和顺来说还是有一些地方会非常陡(大锤的文章,可戳:六盘山豹:来我地盘还说我胖,你礼貌吗?)。

我和大锤

这是M3胖豹双侧影像,我也像对待和顺的豹子一样,给每一只豹个体建立了属于它们自己的档案库。

档案库我会挑四个比较特别的斑点,每一侧都有,这就方便以后接手的工作人员再去识别这些豹。

M3双侧花纹

我们一开始以为只有M3是大胖子,但实际上六盘山的公豹都很胖,而且它们是凭实力吃胖的,每只豹子看起来都比较臃肿。相比之下母豹就长得非常匀称。

凭实力吃胖的公豹们

身材匀称的母豹们

其中F2是很特别的个体,大家印象中豹子斑点是大圈大花,但是F2斑点是特别小的点,像马赛克一样,所以我当时看到单侧就发现这只豹子很特别,就能推断出来哪一个是另外一侧了。

当然不管是在六盘山还是和顺,我们的小豹子和亚成豹子永远都是可爱担当。

可爱担当

我们在六盘山的研究调查区面积有864km2,研究时长12666个相机日,估计种群密度是0.66±0.19 /100km2。

这次有双侧数据,所以个体识别很精确,识别出16-17只。估计种群数量大概是21只??这是使用模型来模拟推算的种群数量,并不代表真实的情况。

是什么因素影响了豹的种群大小和密度呢?

第一是猎物。猎物的密度会直接影响豹的数量。六盘山豹的猎物来源比较多样,我们还不能确认豹的主要猎物构成,现在还无法做出猎物对豹数量的判断。

第二是地形。豹是领地型独居物种,特别是雄性成年个体建立自己的领地后会经常在领地范围内巡逻,将其他同性个体赶走,以确保自己的生存资源。

因此,狭长地形不利于华北豹种群的发展,一旦一只雄性建立了自己的领地,其余雄性就很难向此地扩散。

太行山和子午岭横向宽度均较大,而六盘山是南北走向的狭长山地,东西两列山脉被泾华高速分隔开,并且山脉两侧分布着面积不等的居民区和农田,这些都可能会影响到豹。

六盘山的豹是非常有口福的,不像和顺太行山还有陕西子午岭的豹,它们的主要猎物只有野猪和狍。大家可以猜一下六盘山豹的7道硬核主菜都是什么?

野猪(Sus scrofa)

狍(Capreolus pygargus)

毛冠鹿(Elaphodus cephalophus)

林麝(Moschus berezovskii)

小麂(Muntiacus reevesi)

中华斑羚(Naemorhedus griseus)

中华鬣羚(Capricornis milneedwardsii)

我们如何知道那么多主菜哪一个更受豹子喜欢呢?这就需要捡豹粪,利来官网

六盘山野外工作日常??捡豹粪!

谁是豹的最爱呢?

没错,豹子会选择中大型有蹄类作为主菜。除了狍,六盘山还有毛冠鹿、林麝,中华斑羚,中华鬣羚等。

粪便学是每一位和动物打交道的人都必修的课程。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学科,不是真正的词(poopology),但是真的很重要。

这是澳大利亚做考拉追踪的时候,我们在桉树底下捡考拉屎,考拉屎形状像橄榄,我们可以根据颜色、软硬程度判断考拉的身体状况。

这个是掰开的考拉屎,我们会闻一闻看看有什么异味,因为健康考拉的屎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的。

捡考拉屎

粪便学告诉我们什么呢?

首先我们观察研究它,通过形状大家可以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粪便,以及它的健康状况如何,它吃了什么,是否有寄生虫。

便便有各种不同的形状

六盘山的验屎结果还没有,不过除了六盘山,我么在祁连山也把粪便学发挥到了极致。这就给大家讲讲祁连山的猫。

祁连山&荒漠猫

受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的委托,北大和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猫”工作。

我们在祁连山野外工作的日常也是捡猫粪,现在狼羽带了一个管,这就是我们平常捡猫粪的容器,里面塞上滤纸,我们寄出时候会倒上酒精干燥这个粪便。

我们每捡一个都会换一副新的一次性手套,管子上会写上日期以及谁发现的第几份。

祁连山野外工作日常??捡猫粪!

根据洞穴前有猫吃剩下的骸骨,我们知道了鼢鼠是这个猫的主菜之一。

鼢鼠是荒漠猫的主菜

但是小型猫科动物的食物比较多样,我们怎么知道荒漠猫吃什么呢?

这么多食物,荒漠猫最爱吃哪一个呢?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要捡更多的猫粪。

这张照片是当地的管护员贺总、我和狼羽达成每组日捡屎量达一百份的纪念照。

捡屎100份纪念照

我们将捡到的样品寄到北大,由他们提取DNA,对粪便进行物种鉴定,看看到底是谁的屎,是不是荒漠猫的,毕竟一天捡百份难免有错。除此之外,还能知道它的食性是什么。

粪便帮助我们进行食性分析

据孔?峤博士透露,荒漠猫最喜欢的主菜前5是田鼠,高原鼠兔、鼢鼠、长尾仓鼠以及雉鸡。

了解一个物种我们一般的切入点就是它的生活史,比如吃什么,住哪儿,以及活动节律。为此,今年6月份我们进行了首次荒漠猫行为观察。

这张图是鹳总和摄影师王乘东老师发现的一块宝地。那么为什么选择这里做观察呢?

我们的观察地点

对于我们而言,只是碰巧在这里目击了荒漠猫在这里活动。但是对于荒漠猫而言,它的选择是非常慎重的。

野生动物狩猎会权衡安全与能量收益,选择到安全地点觅食是方式之一,即便那里的食物并不太丰富。

大家可以看到这片油菜地前侧和左侧是和造林地相连的,而这个造林地灌木、草本的盖度和高度都比较高,同时在这一片油菜地右侧有一些小陡坡,以及人类的建筑(比如塔台,栈道)供荒漠猫躲避。

虽然这一片土地面积小,鼢鼠堆数量不如对侧多,但是我们观察到不管是荒漠猫,赤狐还是狍子都是在这一片地活动,而不是去对侧又平整又广阔的油菜地活动。

我们能顺利观察全靠王老师的隐蔽帐篷。大家知道野生动物对人类活动比较敏感,有时候我们还没有到场,猫已经在那里活动了,我们一下车,隔很远大概一千米左右关门它都会受到惊吓逃走。

王老师在这里搭建了一个帐篷

我们此次观察一共蹲守11天,观察荒漠猫12次,记录到20种行为。观察时长共9小时8分钟49秒。在12次观察当中狩猎事件11次,狩猎成功5次,猎物皆为鼢鼠,单次观察捕食鼢鼠数量为2只。

荒漠猫真的不是很贪心的猎手,它们一般抓到两只鼢鼠后就会离开,不管天气好坏,有没有人类影响。

我根据这些观察做了行为谱,分了七大类20小项,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些行为片段。

比如说它会站立,警戒留意四周,它等鼢鼠的时候会蜷缩蹲坐,这时候都是很警惕的。移动的,比如走、排遗(就是尿尿)。

站立

蜷缩

蹲坐

排遗

接近猎物时他们会很小心很慢,锁定猎物后它们进行突袭,捕获成功会叼住猎物一段时间,然后就进食了。

接近

突袭

捕获

进食

这次最惊喜的是看到双猫相遇。大家可以看到虽然一度剑拔弩张,眼瞅着冲突马上就要发生了,但其实它们并没有攻击对方只是做了形式上的威胁和防御。

在野外,无畏争斗造成流血事件对于野生动物是不利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因为配偶或者领地问题,它们都不会有流血火拼事件发生。

看到了吗?这个猫冲过来它们站在这里,当时风很大,有5级左右,所以拍摄得有些抖。

两猫相遇(你找到那两只猫了吗?)

我们在荒野会戏称自己为“荒野大镖客”,因为长期的野外工作是必不可少的,还有很多精彩故事我没有分享到,下面就由我的搭档、我的姐妹花狼羽为我们分享一下做“荒野大镖客”的日常。

狼羽分享现场

【狼羽】

大家好,我是四川人,刚才欣赏了天醍标准的北京普通话,现在就要接受我椒盐普通话的洗礼了。

我叫狼羽,这两张照片是我跟天醍的合照,左边照片有一个别名,我朋友叫它“公主和主公”。

荒野大镖客

野外捡屎

回归正题,我们在野外干什么?

第一个就是捡屎,刚刚天醍已经讲过了,我们捡屎的目的是协助北大一个在读博士团队进行荒漠猫的食性分析。他们采用方法是粪便DNA分析法。

分析动物食性方法有很多,传统方法有直接观察法,胃内容物分析法,食痕分析法,同位素分析法等等。

但是这些往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说不定还得把动物开膛破肚杀鸡取卵。粪便DNA分析法完全避开了这些缺点。

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捡屎,那么捡屎有没有标准呢?标准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们和屎壳郎的共同点就在于:捡屎,我们都追求新鲜。发白的粪便就是比较久了,里面DNA保存状况是不如新鲜漆黑的粪便好的。

捡屎,我们都追求新鲜的

然后我们有确定的研究对象,在捡屎的时候就必须认出屎的主人。

看到标题就知道要干什么了,我们带大家认一认屎,这个是荒漠猫和藏狐的粪便。

因为它们从体型和生态位上来讲都是比较像的,所以屎的形状也比较像,所以我们就放在一起讲。

荒漠猫和藏狐的粪便

荒漠猫的粪便是压得比较紧实的一截一截圆形,一头圆一头尖,因为以肉食为主,所以粪便里经常出现碎骨头渣和毛发。

藏狐粪便也是一头圆一头尖,但是形状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说荒漠猫粪便是家里装的香肠,圆润且饱满,那么藏狐粪便就像超市里卖的干干巴巴的风干腊肠。

接下来这个粪便是雉鸡的,因为投影效果可能大家看不太清楚,它和家鸡形状比较像,都是条形,有一头白色的是尿酸盐结晶,比起家鸡它们食物偏干燥,所以粪便更加干燥成型。

雉鸡的粪便

这是雪豹的粪便,也是一头圆一头尖,但是尖的那头被我们掰了以后装进采集管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雪豹的粪便

这部分粪便是熊的,我一直觉得熊粪和人粪形状大小来说都很相似。

当然粪便形状也是和食物有关系,这个照片是今年4月份在祁连山拍到的,当时祁连山棕熊刚刚出洞不久,食物比较干,所以粪便也比较成形。

棕熊的粪便

野生动物拉屎一般拉在什么地方呢?

粪便对于它们来说是彰显自己存在和标记领地的东西,所以他们不会像家猫一样拉了以后还要把粪便埋起来,反而他们会在自己常常走的路中间堂而皇之地大小便。

所以为了捡到它们的粪便,我们就得找兽径。

有的路对动物来讲好走,但是对人来说不好走,比如这一条路,荒漠猫走的时候轻轻松松,但是天醍走进去时候是人,走出来的时候是人形的刺猬。

为了找捡屎的我们

寻找足迹

不过不是所有兽径都不好走,像这一条完全呈现野地小高速状态,特别好走,下雪以后也特别好走好认。

动物也爱好走的路

这张照片是野地多条小高速交汇处的服务区,完全是一个交通枢纽。

交通枢纽

这里有4种动物的足迹。这个是狍子的,狍子脚分两瓣,但是不仅有两瓣,后面会戳两个小洞,这两个小洞是脚上悬蹄部分结构留下来的,如果不太了解悬蹄是什么可以参考猪蹄后面的两个小指甲。

接下来是荒漠猫和狐狸的足迹,因为相似,我们就放在一起比较。

狐狸是犬科动物,它的指甲走路时是外露的,也会在雪地上扣出痕迹来,它们脚趾形状比较紧凑,所以足迹整体呈现出一种紧凑并且狭长的水滴形。

而猫在走路时爪子会收起来,脚印形状是特别圆润的,是标准的梅花印。

野鸡的足迹混在哺乳动物里特别好认。

荒漠猫和狐狸的足迹

野鸡的足迹

兔子在雪地里蹦着走的时候,会用前腿撑一下地,后腿迈到前方,所以会呈现出短线段+点交错出现的形状,有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对感叹号。

鼠兔和其他的小型啮齿类其实走路方式也和兔子有点像,但是因为它们的爪子实在太小了,所以看起来就是一对对的小点。

兔子和其他小型啮齿动物的足迹

雪豹的就不用多讲了,雪豹有一个很有趣的点,因为他们尾巴比较长,有时候在雪地上走,尾巴会在身后留下轻微拖迹。

雪豹爪印

除了脚印和粪便之外还有哪些痕迹可以帮助我们确定雪豹活动呢?

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一段视频,它们用刨地的方式宣示土地所有权,这就会留下这样一个刨坑。

它刨的坑

因为光线原因这个照片可能看不出来刨在这个部分,它把石头都往后面刨,这里刨出一个小凹坑,后面被它刨出来的石头就会堆成一个小堆。

除了刨坑以外,爪痕和毛发也是我们寻找动物的一个依据。

而雪豹的抓痕其实比较少见,因为它们在祁连山的栖息地一般海拔都比较高,很少有树能够生长。

这张照片是4月份在小石头沟里拍到的,柏树生长在靠近山脊的地方,旁边是一排稍微内倾的岩石。

有倾斜角的岩石也是雪豹喜欢的地方,它们会在岩石上磨蹭脸颊和身体,留下自己的气味,在这个过程中留在石缝中的毛发也是表明它们活动的证据。

爪痕与毛发

安装箱机

找到这些痕迹,确定动物喜欢在这里活动以后,我们要干的是什么呢?就是安装相机。

这段视频展示了我们安装雪豹相机时选择的一处位点。石壁是雪豹喜欢磨蹭的地方,石壁下找到了雪豹粪便。

而另一侧紧贴着石壁的有一条小路,是岩羊经常来往的地方。所以我们在这里放了相机。

确定选点以后,安装红外相机也是体力活,天醍也讲到了,六盘山林子比较多,相机可以直接绑在树上。

祁连山没有那么多树,我们只能因地制宜,一般是木棍石块固定,大概固定以后再调整细节,一直调整到我们想到拍到的角度才作数。

为了安相机使出了十八般武艺

现在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用红外相机拍到的数据。

这是展示大孝子怎么把它妈扑一个跟头。

然后是雪豹的小碎步。

还有一部分PPT本来删了,但是讲前临时又加上来了。

在野外工作中,我们经常会遇见动物尸体。生老病死都是自然的一部分,它们或是死于年老,或是死于疾病,或是死于意外和捕食。

它们的死亡换取了其他动物的生存,它们的骨骸最终也会融入大地。这样的死并不让人觉得过于痛苦或者突兀。

自然死亡的动物遗骸

但不是所有动物都是自然死亡的,有的动物死得很凄惨,皮毛凌乱口吐白沫,它们是中了毒鼠药去世的。有的动物尸体出现在马路上面,被压的形状都没有了,这是路杀。

还有一些看不到尸体,只剩下几根羽毛或一两只断脚在钢夹旁边的,是被盗猎的。

我们都知道这些威胁的存在,但当它们的后果实实在在地出现在面前,带给你冲击力就完全不一样了。

野生动物面临的威胁

我们当然可以提醒大家不要盗猎,开车慢行,但是和许多其他事情一样,这些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

我们可以提议当地政府加指示牌和加强管理,但是执行力达不到的时候这些都是廉价而无用的建议。

我们认为需要把这些威胁说出来,但是很遗憾的是,今天我和天醍没有办法给大家说我们能够以什么方式制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这是一个很伤感的结尾,谢谢大家。

相关的主题文章: